女人裸体软件

   沂水县,县衙。

   “我本是个闲散的人呐……”周元大摇大摆的在后衙唱着家乡的小曲,心情着实不错。今日是他洞房花烛夜,当然不是大婚,而是纳妾。在沂水县这方圆百里之内,周元也是一尊大神,虽说去了临沂就倒霉,可架不住他不挪窝啊!

   有事让主簿去,反正章惇气性再大,也不可能对一个九品的主簿恶言相向。

   自从老师苏轼有接手李逵这个大麻烦的打算,周元的日子就平静了起来。当然,他内心是不太舒服的,架不住向他要人的是老师。一开始,周元还认为李逵这小子攀高枝了,心里头挺不是滋味的难受。

   可是细细琢磨,觉得有点错怪了李逵。

   这厮去苏轼跟前求学,自己应该高兴才对。没道理要生气啊!反正就算是李逵被教好了,也有他周元的一份功劳。毕竟李逵是他周元的弟子,而不是苏轼的弟子。再说了,周元不觉得李逵一下子会变得很上进的那种人。想通之后的周元顿时一身轻松,期盼老师多坚持些日子,不要急着退货。

   自从这小子搭上了都虞候刘葆晟之后,就对读书没多大兴趣了。

   他也是千军万马之中杀出来的学霸,他能看不出李逵的小心思?

   老师苏轼聪明绝顶,这是说他老人家的学问,当今世人没有一个是他老人家的对手。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是文坛文宗的身份,就足以说明,这世上的读书人都服苏轼。

   这就是天下第一。

   在苏轼之前,文坛领袖是才学惊艳的欧阳修老夫子。

   可说到识人之明?

   清纯美女着旗袍灯光下写真

   周元真有点不好意思说。老师苏轼是个感情丰富的人呐,意思就是说……他老人家在看人这方面,很容易上当受骗。李逵这小子多半也没有打算在颖州长住下去的念头,他搭上了刘氏,然后自家的工坊也起来了,要不了多久,李逵就是沂水县数得着的有钱人。这小子一肚子花花肠子,肯定不会再苦读了。至于被苏轼以为李逵是个可造之材,恐怕这其中有误会,天大的误会。

   周元觉得将错就错,也没什么不好。

   让他烦心的李逵离开了,家里的母老虎也留在老家。生活中或许有点小空虚。

   于是,周元觉得在沂水县偷偷纳个妾。

   反正有日子没有人在他跟前碍眼了,周元不免得意起来。正高兴着呢?突然老管家许伯小跑着过来,一边跑,一边喊:“老爷,不好了,夫人来了。”

   “夫人?哪个夫人?”

   周元准备纳妾了,自然要在家里排大小,正妻虽然在老家,可是大夫人的身份抹杀不了。至于小妾,连个诰命都没有,称二夫人不妥,还是姨娘好一些。周元自我安慰着,他绝对不是色心滔天,而是为了延续周家的血脉,为了家族的兴旺。

   许伯扶着门框,喘地上气不接下气,过了一会儿,才道:“是大夫人,大夫人从老家来沂水了,船都到码头了。”

   “啥……这可如何是好?”周元猛打了个激灵,吓得冷汗都冒了出来,他急地有种要被逼着上吊的感觉,就像是天都要塌下来了似的。立刻大吼道:“今日的酒宴取消,许伯,你快派人将来参加宴会的客人拦住,别来,一个也别来。”

   “可王姑娘哪里?”

   周元跺脚惨叫道:“都火烧眉毛的当口,还提她干嘛?派人去安抚住她家人,先把人给我稳住了。至于夫人……让春丽去,奕儿最是喜欢你家的丫头,记住让她别乱说,说秃噜嘴了,咱们家就要天翻地覆了。”

   “你快让春丽去码头上接人。”

   许伯问:“老爷,那你呢?”

   “我出门躲一躲,夫人问起来,你就说老爷我去临沂上官那里了。”周元吓得忍不住哆嗦,多年来怕老婆的病,没了治愈的可能。要是让夫人知道他胆肥到趁着老婆不在,纳小妾,简直就是不知死活啊!

   他只能琢磨着能躲一时就躲一时,先试探一下正妻是否知道他要纳妾才是正经。至于其他的,都生死一线了,哪还顾得上?

   周元匆匆从县衙跑了,许伯也急忙去找许春丽。

   许春丽正好收到韩大虎带来的信,她识文断字,不过女人读书,不能指望每一个都像李清照似的,诗词自成风格,在大宋这等文人扎堆的时代,还能闯下偌大的名声。

   胖春也仅仅是能看书信的水平,说不上多高明,也着实难得。

   正因为识字,许春丽才眼界颇高。

   至于李,则是给她完不一样的感受。顶天立地般的大英雄,就是脑子不太好用而已。但对许春丽来说,李这样的倒是省事。毕竟脑子不好用,才能拴在身边,听她的话。

   许伯带来的口信让她微微为难,但夫人要紧。

   这时候李云正好从县衙门前走过,被许春丽叫住道:“李云,过来。”

   “春丽姐,您叫我?”自从李逵离开了沂水县之后,李云有种沂水的天地都焕然一新的清爽。

   许春丽摸出一封拆开的信,丢给李云,着急忙慌道:“你姐有事要忙,帮我送信去百丈村。”

   百丈村?

   李云自然熟悉,那是李逵的地盘。出于对李逵的厌恶,那个地方,他这辈子都不想踏入。

   再说了,百丈村远着呢,在蒙山镇都要过去一些,走路一天也不见得能到。李云为难道:“春丽姐,我这是要去上学。”

   “别逗了,你巴不得不去上学。遇到你爹,我会给你说项的。”许春丽自然认识李清,之前李清是县衙里的捕头。为了儿子,豁出去捕头的职务不要了,也要自谋生路。

   如今正在县里买炒货。

   而李大郎自从家里开始做大生意之后,就放弃了炒货店。他清楚自己的兄弟是个对钱财没有多少概念的人,家里开了工坊,他这个当哥哥的自然要去盯着。炒货店一年才挣几个钱?

   不得不说,大郎也膨胀了,他已经看不起炒货店一个月二十来贯的收入了。

   即便许春丽表示会帮忙给他说项,但是李云还是不太愿意:“姐,你知道百丈村在蒙山镇,来回要两三天,我一个人去您也不放心吧?”

   许春丽拍了脑门一下,懊悔道:“差点出大乱子,我是说城外的百丈村人……对了,现在是李庄。你知道地方吧?”

   李云明悟了,他恐怕真的躲不过去了。

   城外的李庄也是最近开始抖起来了,往来送货的车马越来越多。这让他心里挺不是滋味的,看着百丈村的李家人发达,作为族亲他总觉得有种家道中落的感觉。

   李云无奈道:“好吧,我就去。”

   出城不久,李云下河堤洗了一把脸,这才爽利了一些,摸出那封信,看了看,发现已经被拆封了。他有点好奇起来,心里一个劲的告诫自己:“此非君子所为?”

   可另外一个声音却在耳畔蛊惑着他:“信已经被拆封了,看一眼又没有人知道。”

   李云纠结了很久,终于好奇心战胜了道德,从信封里摸出了信纸,一看抬头,李云心头的火气就腾腾往上窜。

   “李逵,怎么哪儿都有你?”

   “咦,这个字不认识。”

   “李逵,你这厮就不能好好写信,非要卖弄学问?”

   更气人的是,李逵竟然还去了文宗他老人家门下求学。苏轼的大名,他虽然不太明白意味着什么,但是他的老师颜夫子经常读着苏轼的诗词拍案叫绝,久而久之,在一帮蒙童的心目中,苏轼就成为了比他们老师更加厉害的大学问家。

   颜夫子多次在课堂上表情肃穆的对弟子们,说一通仰慕苏轼的溢美之词,让他们这些半大孩子听的耳朵里都出茧子了,久而久之,也知道了一点苏轼的身份。

   比如李云就知道,苏轼是学士,是沂水县大老爷周大人的老师,是天底下最有学问的人。

   看到李逵在苏轼门下接受教诲,说不嫉妒,那是假的。

   可李云接着看信,他忽然发现事情好像比他想的有意思的多。李逵这厮在苏轼跟前度日如年,写信回来是让他大哥装病,写一封催他回去的信。

   这个……

   李云长大了嘴巴,突然发现了一个秘密,这个秘密让他欣喜若狂,原来李逵只不过在他面前装出一副学霸的样子,原来这厮也有怕的人。

   想到这里,李云咯咯咯的笑起来,就像是要下蛋母鸡,傲娇地迈着外八字步,走到鸡窝里趴着准备下蛋。李云终于发现,李逵也不过如此。

   春日太阳底下虽然暖和,稍微一动弹就会出汗。但要是停下来,很快就会感觉到阵阵凉意。他站起来的时候,感觉了一丝凉意,准备起身抓紧赶路,好把信件送给百丈村的老族长。

   摆开架势,跑了起来了李云突然一个踉跄停住了步伐,站在河岸边上仔细琢磨了起来。李逵想要回来,可是他可以不让他回来啊!百丈村的人他还不熟悉吗?村都是睁眼瞎,他要是去三叔公面前一阵摆弄,李逵这厮岂不是……

   李云突然发现自己是如此的聪明伶俐,仰天大笑道:“李逵,你也有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