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初软件库蓝奏云

   夜幕降临,祭坛上永恒之火不灭,诺城惨案过去两天后,本日天气晴朗无云。

   费格斯铁匠铺准备收工的时候,安古兰与费格斯在桌上享受刚烤好的煎饼,也分两块给卢夫坐在旁边吃,他现在享受的是学徒待遇。

   维克多则在向尤娜说明自己的最新需求,从这里可以清楚听到他们的交流讨论,或者说意见相左,更精确的说法是──尤娜在大发雷霆。

   “不是!维克多,该死的,以黑钢为主体、混合反魔法金属,材料方面没有问题,可是长五尺四寸、刃宽一尺的双手剑!?”

   尤娜气冲冲地举起铁锤“铛!”砸在铁砧上。

   “你他玛德在跟我开玩笑吗?这个尺寸根本毫无道理!这他玛德也能叫剑?亏你想得出来!”

   原谅尤娜,身为史凯利杰的女儿,她说话就是这么耿直,觉得维克多讲述的武器根本是天方夜谭,连老板面子都不给,直接飙粗口训斥。

   “我要告诉你,剑不是越粗越好,你要考虑到实际运用,真的需要破甲武器,我帮你用指定材料做破甲斧、破甲锤甚至破甲短枪,都比你幻想的要强太多。”

   她说话的时候很生气,距离很近、脸也贴很近,手指几乎要戳到维克多的脸上,她太凶了,以至於维克多胸口被她顶到有点喘不过气。

   她毫无所觉的继续斥责,“还有就算真弄出这把…你说叫什么‘斩龙剑’还是‘破坏剑’的鬼东西出来,你他玛德知道会有多重吗?

   这玩意儿根本不能用在实战,唯一的使用方法或许只有直斩,高高举起,然后靠重量让它自然落下。

   老板,虽然你的思维有时候很天才,但是这次真的让人无法接受。”

   夏日蝉鸣可爱元气姑娘户外写真

   “不,你不明白,这是男人的浪漫……。”维克多呼吸困难,虚弱的抗辩道。

   “如果男人的浪漫就是做傻事,那么我拒绝为你制造大型垃圾!”

   将他们的拌嘴听在耳里,安古兰面露微笑,很高兴团长放下前天夜里的阴暗,生活举止一如往常,甚至因为即将离开,而更加欢脱。

   其实从昨天开始他就恢复正常,霍桑的颂诗会上,龙裔诗人尽管因为脸部烫伤,不得不以纱布包裹,但仍然以“蒙面诗王”之名,再次扬威文艺圈,一曲“伴随着你”余音绕梁、技惊四座。

   连尼弗加德大使,都表示有意邀请少年担任他双胞胎女儿的诗歌家教,得知诗人很快会离开诺维格瑞才作罢。

   接着今天,维克多又提出打造新型双手剑的奇思妙想,然后把尤娜气的跳脚。

   看起来他已经把那件事抛在脑后,这样很好。

   在安古兰看来,维克多连遗憾都不需要,毕竟在少女成长过程中,战乱里死掉的好人太多。

   现在多一个变形怪并不奇怪,而且少年已经警告过他,不要变形,是他不听劝告,自寻死路。

   就算探索过后,对吉恩的印象大幅扭转,但每当想起他拟态自己这件事,安古兰仍然很不高兴,那种人生被窥探的感觉太过恶劣。

   忽然,突然的访客,中断铁匠铺温馨的画面。

   来访的客人是宦官哈宾──西吉.卢文的副手,他肥白的圆脸笑意盈盈,身后跟随六名手下,“哎,维克多先生,确实是相当稀罕的材料呢!花了我不少时间,总算没辜负请托。”

   暂时中断与尤娜的沟通,维克多神色郑重,开门招呼哈宾与他的手下,将材料带到炼金术室。

   费克斯与尤娜,不清楚宦官带来什么东西,所以并不在意。

   但是安古兰晓得,那天维克多向澡堂老板提出要求的时候,少女就在现场,她很清楚那些材料是什么用途,那是完成青草药剂所缺少的最后部分。

   想到这点,少女脸上,享用美味煎饼的喜悦笑容消失无踪。

   ……

   深夜,维克多的炼金工坊──

   青草药剂:狩魔猎人的核心秘密,可以让普通人发生突变,拥有少量的施法能力──法印,强韧的身体,敏锐的五感,免疫多数疾病、对抗毒素耐性;缺点是与正常人生殖隔离。

   从避孕角度而言,生殖隔离不算缺点。

   此外突变后,瞳孔会发生变化,变成猫瞳或者蛇瞳,异于常人的外观加上无知者以讹传讹,当前社会上的氛围对狩魔猎人并不友善。

   可是相比悠久的青春,绵长的寿命,眼前的不友善毫无价值。

   白化吸血女妖的舌头,叉尾龙的脊髓液,飞狮怪毒腺,以这三种材料为基底,加上欧薯苹、长叶车前、曼陀罗根与白海鸥,就可以调制出狼派猎魔士的青草药剂。

   但是维克多当然不会就此满足,在凯尔莫罕时的无数空想,班阿德图书馆查询的资料,梅里泰莉神殿南尼克嬷嬷无私的教导,维吉玛卡尔克斯坦大师分享的炼金知识,还有阿祖烈的原始手稿,尽管失落在维吉玛城,不过内容他已经记熟。

   所有的积累,在这一刻流过心间,他就像在凯尔莫罕实验室时那样,忙碌、充实、按部就班,一丝不苟的,维克多完成初步改良的青草药剂。

   它经过几个步骤的微调,添加中和剂,略微减轻突变的疼痛,还有结合剂,能降低排异反应的发生。

   没有意外的话,在炼金学徒空想的评估中,这款新型绿色青草药剂,有高达四成的成功率,堪称革命性的突破。

   不过要确认这一点,至少需要五个人喝下药剂,有两人存活,并且幸存者不能有明显畸形或精神狂乱,才能初步认可当前版本是改良成功。

   过去,维克多不是没有用自己来试过药,他就是“威震天”的一号试验者,亲身体感威震天无与伦比的强大,才带去交给南尼克妈妈进行销售。

   可是现在看着手上这碗碧玉,维克多只能苦笑放弃,这种不成功便成仁的试验,真不是闹着玩的。

   需要多深的绝望、多无可奈何,才会迫不及待的把这个不完整的青草药剂喝下去,并且相信会成功。

   要知道如果失败,死掉还算是好的,更可能生不如死。世界上这么多好吃的东西,还有这么多漂亮的小姐姐,自己活得好好的干嘛想不开。

   随手放下碗。

   “停下!威克你忘记答应过我的吗!”呵叱的人是安古兰,她从厨房走出来,手上端着温热的牛奶。

   “嘿!不要误会。”维克多举手投降,光看她表情,团长就知道团员在想啥,肯定是担心自己要急功近利。

   “我没打算喝这个药剂,成功率不是太好,最好的情况下大约也只有一半。”

   看到维克多坦然的表情,安古兰知道误会,放下心来,“那就好,你不是总跟我说,祖传的炼金术多么厉害吗,那就别喝来历不明的药剂,我可还等着天下无敌的靠山。”

   维克多笑嘻嘻地端起那碗碧绿,“拜托,别把它讲得那么不堪,这可是狼派猎魔士的不传秘药。

   从**师阿祖烈开创以来,就从这一管药剂开始,强韧的**,超凡的五感,近乎毒病免疫。

   只要喝下它,哪怕原来只是普通人,都有三成机会变成超人,难道不香吗?”

   “等你有绝对的把握再来跟我说!而且既然你不喝,那你调出来做什么?”

   “忍不住想做出来看看。

   你知道吗?不同学派的青草药剂会有不同的效果,譬如狮鹫学派增强法印威力,猫派加快反应速度,熊派则对体魄强化更明显。

   狼派号称均衡稳定,但好像没什么特色,又或许,狼派特色应该是成功率比较高?

   ……难怪我们学派的特长是剑油与炸弹,因为这些技艺不吃天赋。”

   说到这边,少年自我解嘲的大笑起来,他笑的太愉快,以至于直到发现少女铁青的脸,才察觉通往铁匠铺的门,正传来均匀的敲击声。

   面色阴沉,维克多拔出普罗米修斯之剑。

   打开门,卢夫跪在地上,一个头就磕了下去,撞得地面“砰!”的一响。

   抬起头,他眼神明亮,里面有着坚定不移。

   ……

   “不……卢夫居然跑了,怎么会这样,难道俺们对他还不够好吗?”铁匠铺里,费格斯不满的大声嚷嚷。

   尤娜的脸色也不好看,卢夫是他的同乡,过去这些天她也很照顾他,没想到他竟然一声不吭的就逃跑,只留下一张字条,说谢谢这段时间的照顾。

   还好仔细检查后没有发现掉东西,总算卢夫还有良心,没有临走还要提些伴手礼,只带走当学徒这段时间的薪津。

   而在维克多的炼金工房中,安古兰站在木墙旁边,面露苦笑,“隔音真的很差,确实是听得相当清楚。”

   “你早就告诉过我,是我的错,没有当一回事。”少年看起来轻松写意,忙碌的摆弄瓶瓶罐罐。

   少女有些迟疑,“威克,所以你真的…你确定真的要帮他?”

   炼金术学徒抬起头,“不是我要帮他,而是你要,我不想动手杀人,所以让你决定杀死他或是听他的故事,不是吗?

   按我的意思,根本不会听他讲理由,而是直接干掉他,我首先考虑的是,他居然偷听我们说话。

   况且我对他的故事毫无兴趣,卢夫是被贩卖到诺城的奴隶,我用辟股都能够想象出十七八个惨到不能再惨的──让我心情不好的故事。

   既然你没有杀他,选择听他讲述,听完还问我能不能帮他。

   那,我就帮他。

   你都认可的故事,想必一定很动人。”

   被维克多堵到无话可说,安古兰只能叹口气:“也好,既然卢夫真的离开,那就是他做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