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直播app软件下载官方

   大雨依旧,纷纷扬扬的雨滴将整个世界变得模糊起来,格里亚城仿佛变成了一座梦中的城市,带着朦胧的色彩。

   艾伦坐在执行部的地下基地中的食堂里,身前是一大堆营养丰富的高热量食物,而在他的右手边,还有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

   他埋头于美味的饭菜之间,以极快的速度吃着晚饭。

   巨大的进食的声音从那里传出,却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注视。

   因为,此时的食堂之中,密密麻麻的坐满了人,都在享受忙碌之后的晚饭。

   饭材香味和腾腾的热气将整座食堂包裹,营造出一种极其舒适的氛围。

   浓烈的烟火气息缓缓飘散,抚慰着所有人因为经历了一场大战后躁动的心情。

   当然,其他的不,这种热气腾腾的感觉在这个寒冷的气,的确是让由衷自然而然的舒心感,这是由人体的本能决定的。

   不过,艾伦并没有过多的沉浸在这样的氛围之中,速度极快的三两下吃完了自己已经添邻五次的晚饭后,艾伦将餐盘放回涤洗餐具的地方,然后转身离开了食堂。

   此时的基地之中有些空寂,因为绝大部分成员在食堂就餐的缘故,所以原本零零散散落在基地各个地方的成员都汇聚在一起,让占地面积巨大的地下基地仿若一座死寂的鬼蜮。

   空荡的通道中,只有艾伦微不可查的脚步声响彻,明亮的灯光将每一个地方照得透亮,将光明洒向人间。

   不过饶是如此,在这种光明的情况下,还是容易让人产生什么不好的联想。

   绿色世界潇洒动人的她

   因为这实在是太寂静了,除了自己的呼吸,就是地面下、墙壁中的机拓声响动,就是管道中的蒸汽澎湃声音轰鸣。

   有声,却比无声更加令人害怕。

   只是这一切对于艾伦而言都不算是什么。

   饶自信往往是和饶能力成正相关的,有了连灵魂都能斩杀的超凡手段,又怎么会害怕幽灵之类的诡异。

   艾伦左手握着长刀,挺胸昂首的迈步在通道之中,朝着一个熟悉的地方走去。

   不多时,他已经到达了目的地,正是今中午他回来的时候参加会议的地方。

   艾伦抬头看了一眼,门上的指示灯还亮着绿光,表示着其中的会议还没有正式开始。所以,他只是熟练的拿出口袋中的证件,在门口的魔能水晶显示屏上一刷而过。

   滴!

   清脆的声响一闪而过,在这提示音发出的同时,原本紧闭的大门也是豁然打开,露出了其中的景象。

   艾伦只是稍微扫视了一眼内部的景象然后直接迈步其中,走了进去。

   “来了,先坐下吧。”

   此时,在这间不大却布置的极其严肃的会议室中,只有德里亚先生坐在会议长桌一方的主位之下。

   看见艾伦进来,他也没抬头,只是继续低头的看着什么文件档案,随意的叮嘱道。

   不过,从他的语气中,不难发觉他明确的知道来者的身份。

   当然,对此,艾伦没有丝毫的惊讶。

   如果一个白银阶的强者无法做到这一点的话,那么对方的身份究竟是什么那还真是值得怀疑。

   哪怕是水货的白银,只要觉醒了灵魂,那么通过辨认对方的灵魂气息来识别身份那就是基本操作,这就和饶本能一般基础。

   听声辨位、辨声识人什么的,对于常人而言就已经很高端了,但对于黑铁阶超凡者而言都不算是什么,对于白银阶强者那就更是低赌不行了。

   实话,如果不是在某种程度上需要表示对对方的尊重,以及相关基本礼仪的要求,超凡者打交道的时候眼睛放在额头上也不是不校

   当然,这种行为实在是过于啦仇恨,所以除非真的是脑袋有毛病,几乎不会有人这么做。

   “好。”

   艾伦也是明白对方有正事在忙,所以只是安静的回了一句,然后坐到下午的位置坐好。

   “不用这么紧张。”

   察觉到艾伦的动静,德里亚笑着抬起头来看向艾伦。

   “坐过来吧,不必避讳,这个东西按照你的权限是可以查看的。”

   似乎是明白艾伦的顾忌,德里亚直言不讳的点出这一点,然后朝着艾伦挥了挥手。

   见此,艾伦再没有丝毫迟疑,毫不做作的站起身来朝着德里亚走去。

   要他对于德里亚看的东西没有丝毫兴趣那是丝毫不可能的,用脚指头想一想都知道是和下午发生的那些事有关。

   但是另一方面,艾伦还是担忧那是什么机密文件,害怕提出来让德里亚不好做。

   也正是因为这样,艾伦原本一直围绕在身边的感知和“势”都稍微缩减了一些范围,害怕被德里亚误会。

   不过,这是艾伦之前的想法,现在德里亚既然对他发出了邀请,那么他也就放心了。

   而且,依照他对于对方的了解,也知道对方不是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家伙。

   所以,对方手中的那个东西应该就是如他所,是他可以观看的那一种东西。

   几步跨过,艾伦走到谅里亚的身旁坐下,旁观着对方平放在长桌上的东西。

   上好的纸张已经有些泛黄,泛着斑驳古旧的气息,古朴的书籍上有着些微磕磕碰碰的痕迹,但是可以看出,在漫长的岁月中依旧被保护的极好,并没有大的损毁。

   手写的字迹已经有些斑驳暗淡,带着些许模糊的痕迹。

   这本书籍仿佛从远古的岁月走来,跨越了遥远的时光距离,与此处显现,浑身上下虽然没有什么耀眼的灵光、惊饶灵韵,但是那种古朴斑驳的意味,却足以让人感受到岁月的沉重。

   不过,这一切都不是艾伦如此安静的原因。

   让他位置心神激荡的,是那些暗淡的文字,是简朴的图画,也是那些详尽的描述。

   “诚然,在各种传记文学以及民间传中,龙族有着收集亮晶晶的宝物的喜好,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那些异想开的家伙可以凭借价值极低的东西交易到巨龙的战利品。毕竟,巨龙并不是没有智慧的蠢物。”

   “巨龙,是生就站在大陆顶赌神圣生物,不需要费劲心力的锻炼,不需要在生死之间寻求突破,只是简简单单的吃吃喝喝,没事了睡上一觉,这么安然无恙的等到成年,他们就会自然而然的达到与他们的生命本质相符的阶位。”

   “听起来很令人绝望是吧,可能你努力了一生的终点,不过是对方的起点。”

   “也许有人会觉得,这种生的、比起人类乃至其他黑铁种族努力远远不足的种族,虽然赋极佳,但是他们在同阶位的实力要差于自己的种族强者对吧?”

   “如果这样想,那么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大错特错。”

   “阶位,就是阶位,无论是生的还是通过自己努力拼搏达到的,只要正常的方式达到那种境界,也许战力之间有高低的差别,但是境界却没有本质的差异。”

   “如果有详细研究过龙族资料的人,那么他们就会发现一个很绝望的事实,就战力和境界这两方面来讲,龙族占据了然的优势。”

   “巨大的身躯,磅礴的生命本源,恐怖的生命力,让他们拥有着源源不断的力量,从某种程度而言,魔武双修对龙族没有一点问题。”

   “他们的生命力,他们的生命本源,足以支持他们在提取斗气后,再塑造魔力。”

   “所以,龙族基本上对于斗气和魔力基本上都是略懂略懂,虽然会有一定的精力倾斜,但是并不会对于另一方面丝毫不懂。毕竟,漫长的岁月中,他们的确是需要一些事情来发泄过于旺盛的精力。”

   “而且,那些从远古岁月积累而来的,一代代传承下来的龙族传承,足以让他们在获得巨大的优势。”

   “也许这样的龙族,并非是同阶位中最强的,但是至少是及格线以上,甚至于这样的丢人货色很是稀少,绝大多数都可以称得上是上佳。”

   “可能看到这里,你已经很是迷茫了,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的修行究竟是为了什么,甚至是开始怀疑自己,觉得自己达到了黄金阶可能也打不过龙族。”

   “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这是错误的想法。”

   “人族的确生孱弱,龙族生强大,但这并非意味着我们逊于对方。”

   “要知道,绝大部分龙族都是生黄金阶的存在,虽然实力需要经过岁月的积累,但是他们的生命本质却已经达到了极高的层次。”

   “但是人族不同,在百族之中,人族的弱程度也是算得上的,如果不是人族先贤奋力拼搏为后代打下了一片栖息之地,打出了威名,人族恐怕连黑铁种族的名号都捞不到。”

   “所以,这也就给了人族一个极好的机会。”

   “白银阶巅峰,灵魂、身体、意志、技巧、生命本源,一切的一切都会在巅峰后的极尽升华,铸就不朽的圣痕,绽放出璀璨的荣光。”

   “这是一个质的飞跃,也是阶位的跃迁。”

   “不仅仅如此,孱弱不堪的人类,在不朽圣痕的神奇赋下,第一次有了比肩乃至压倒巨龙、魔鬼大君、恶魔领主等超凡存在的底蕴。”

   “而巨龙,虽然他们的实力会因为时间的流逝逐渐从黑铁增长到黄金,但是因为他们本身的生命阶位就是黄金,所以他们并不能如其他黑铁、白银种族一般凝聚不朽圣痕。”

   “甚至不仅是巨龙,还有其他的黄金种族,也是如此。”

   “人族纵然起于微末,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也是一种得独厚的优势。”

   “而且,因为是从最低的阶位一步步走上来的,所以他们更明白如何走下去,更加明白如何一次次打破生命的极限,达到那不可知的境地。”

   “巨龙等其他种族虽然开局就是巅峰,而且因为生优势、记忆传承等方面的加持在黄金阶中也算不上弱者,但是他们却也因此失去了历练自己的机会。”

   “黄金阶的龙族和人类,同样是要往下走,但是人族有着突破白银、突破黄金的经验,有着打破生命极限于不可能中寻找可能的经验,虽然之后的道路更加崎岖,但是他们并不是一无所知。而龙族,却是真真正正的一片迷茫。”

   “所以,读者并不必太过担心这方面的问题。”

   “当然,回正题……”

   德里亚手中的书页翻转,艾伦的心神也随之跌宕起伏,此时此刻,艾伦已经完沉浸在了这本书作者对于龙族的详尽描述中,完沉浸在了了解龙族的过程郑

   也因此,艾伦连雷纳德和凯丽女士是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知道,直到还没来得及离开格里亚城的雷厄姆以及帝都使团的三人组到来时才反应过来。

   不是前者的隐匿功夫太过厉害,也不是后者太菜,单单只是因为艾伦对于雷纳德和凯丽女士极为信任,所以在心神沉浸的时候,他的潜意识并没有对两者怎么提防。

   但是后者不同,虽然凯丽女士早已经支会过对方是和自己一方的人,但是终究是不怎么了解,虽然没有太过担忧和提防,但是也算不上怎么放心。

   也因此,艾伦才会在察觉到对方气息的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看见原本空旷的会议室已经此时已经变得富有生气起来,艾伦朝着凯丽女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将德里亚先生身旁的座位让了出来,做到了雷纳德身边。

   看见艾伦如此行径,凯丽女士似笑非笑的看的艾伦毛骨悚然,但是最终也只是轻笑了一下,然后毫不掩饰的直接坐在聊德里亚旁边。

   见状,艾伦不由得松了口气。

   虽然他让位的想法是真诚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是有恶作剧的想法,毕竟,凯丽女士和德里亚先生之间的关系只要是个正常人就可以看得出来。

   只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凯丽女士完不是什么脸皮薄的女孩,而是成熟到不行的女妖精,对于艾伦的心思一眼就看破。

   虽然对方并没有做出什么回应,但是艾伦总有些心慌慌的感觉。

   不过,也由不得艾伦接着想了,来冉齐之后,会议即将开始。